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外妻小說 > 曆史 > 絕世姑爺 > 絕世姑爺第2章  怒罵木家,瀟灑離府

絕世姑爺 絕世姑爺第2章  怒罵木家,瀟灑離府

作者:衛皮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4 08:13:36 來源:hnxinkai

 

幾番下來耽擱了半宿,柴房外也隱隱傳來雞叫。

 

韓誠心中有感,舒展一下筋骨不由吟道:“我有**招不得,雄雞一聲天下白,少年心事當擎雲,誰念幽寒坐嗚呃!”

 

不知是否是聽了他吟詩,房外的雄雞也叫的更加響亮的同他應和著。

 

韓誠這句詩詞意境深遠,特彆是後麵一句少年心事當淩雲,氣魄直衝雲霄。

 

這個人還是韓誠麼?那個來到木家之後唯唯諾諾的窮書生,冊選三年不中的失意之人?

 

柴房外躊躇了許久的女子聽了此詩,目露驚愕,盯著柴房那扇破門久久不能回神。

 

半晌,少女又在門前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離開了。

 

韓誠一夜未睡,而是將記憶全部梳理一遍,把這個大越的所有情況全部捋清。

 

他現在所處的大越王朝雖不屬於曆史上的任何一個時代,但大越的文化體係和製度與華夏古代十分相似。

 

大越王朝迄今為止已經立國兩百年有餘,韓誠熟讀曆史豈能不知道其中的玄妙?

 

曆史上能長盛不衰的帝國從來就不存在,而王朝的魔咒常常從兩百年開始。

 

究其原因,多是因為上下運轉晉升的通道不斷阻塞,加之土地兼併嚴重造成底層人民活不下去。

 

但是如今的當朝皇室崇德皇帝雖年事已高,仍舊勵精圖治,為鞏固皇權,革新大越朝。

 

皇帝近年來廣招賢士進入朝廷為他效力,尤其重視寒門學子,以此來削弱朝中大族的勢力。

 

以寒門對抗士族勢力,倒是有些類似三國時期的曹操大力提拔寒門士子。

 

聖上招賢納士的方式便是冊選,所謂冊選,類似於曆史上的科舉。

 

冊選分三個層次,分彆是州選,都選和殿選,冊選兩年一屆,每次的競爭都格外激烈。

 

其中州選、都選、冊選之間皆是相隔了八個月時間,給考生準備的時間。

 

多少寒窗苦讀的士子,皆指望著能通過選拔進入仕途,光宗耀祖。

 

原本州選由四品的文職官員擔任考官和主審官。

 

近年由於越發受到重視,已連續多年是聖上欽點的大臣從州選就開始跟進曆屆考生,直至送入殿選,由皇帝親自擔任考官。

 

每年參加州選的學子數量眾多,但隻取其前五十,唯有這五十人纔有進入都選的資格。

 

而原本的韓誠已連續兩次在州選落榜,一度萎靡不振,甚至要放棄冊選這條路。

 

想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窮書生,家道中落之後本想著憑藉冊選翻身,誰知道等待他的隻有失敗和絕望。

 

這份苦楚韓誠能夠理解,但如今韓誠既然重生在了這個軀殼裡就決定以他的身份繼續活下去。

 

如此一來,就必須擺脫現在的困境,而韓誠若想闖出一番新天地,冊選就是最好的機會。

 

冊選之路很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唯有真正有學識有抱負的人才能留到最後。

 

但韓誠在這方麵上有著巨大的優勢,他在二十一世紀是一名考古專家,對古代文學也頗有研究。

 

把這些都在琢磨透徹,門外已是天光大亮。

 

韓誠艱難起身,把腰痠背痛的身子一番舒展,決定回韓家一趟。

 

“姑爺這是要往何處去?”門口的小廝見韓誠走出門嚇了一跳,暗道他昨晚已經受了那麼重的上居然還能起來。

 

“回家。”韓誠看了一眼小廝語氣不善,這木家對待韓誠真真冷酷,居然將他關入柴房中。

 

“不行!”小廝見狀上前阻攔,作勢便要動手:“木管家吩咐過,姑爺你需得在這兒待著!”

 

“我管你金管家木官家,走開!”韓誠穿越到新的深身體上,可記憶和搏擊技巧還在。

 

隻見韓誠輕輕一動,雙手一轉便製住了強壯的小廝。

 

“姑爺饒命,姑爺饒命啊!”小廝吃痛立刻換了一副嘴臉。

 

“現在我能走了麼?”韓誠手上微微加了力,疼的小廝齜牙咧嘴哪裡敢攔著他。

 

“能能能,姑爺您想去哪裡都成隻求您快快鬆手!”

 

韓誠哼笑一聲不再管這個色厲內荏的小廝,邁開步子走出了院子,一邊走,一邊口中唸唸有詞道:

 

“魯叟談五經,白髮死章句。問以經濟策,茫如墜煙霧。足著遠遊履,首戴方山巾。緩步從直道,未行先起塵。秦家丞相府,不中褒人衣。君非叔孫通,與我本殊倫。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

 

韓誠不理呆站在從柴房門口的小廝,一路大步走出木家,推開大門,最後一句剛好說完。

 

那小廝聽不懂,木霜晚卻剛好行至院中。

 

似乎聽到有人在吟詩,一路跟上來,正聽清了那句“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當即氣的雙頰通紅。“是何人竟敢在木府這般放肆?”

 

木晚霜揪緊了帕子,快步追過去,奈何還是冇看清人影,氣急敗壞的直跺腳。

 

身邊的丫鬟見狀不解,小姐平日裡知書達理,行不露足,笑不露齒,何時曾如此失態過?

 

丫鬟阿暖上前詢問:“小姐,你怎的如此生氣?那兩句詩究竟是什麼意思?”

 

木霜晚實在是氣急了,憤憤道:“不知何人,竟敢嘲諷我們木家不知局勢,不如回河邊耕田!”

 

阿暖聽了也是大驚,以小姐的學問,既然這麼說了就一定不會有錯。

 

不知是何人,竟有這麼大的膽子,莫非是不要命了?

 

木霜晚本想著將此事告知長輩,好好教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可怒氣過後冷靜下來,“君非叔孫通,與我本殊倫。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

 

韓誠吟的那幾句詩竟在她腦中揮之不去。

 

這詩雖是罵她木家,可她聽著也是妙極。

 

木霜晚叫阿暖準備了紙筆,寫下兩句詩,正是昨夜韓誠那兩句“我有**招不得,雄雞一聲天下白。少年心事當擎雲,誰念幽寒坐嗚呃。”

 

原來昨夜在柴房門前停留多時的少女正是木霜晚。

 

木霜晚想了想,幾番猶豫之後,在紙上又把今天聽到的那幾句也謄抄了上去。

 

落下筆一聲歎息:“阿暖,你出去問問,今日可有外人?”

 

這樣水準的詩詞,以她木家府中幾個兄長的學問是作不出的,隻可能是外人。

 

完了似乎又想起什麼,皺著眉又吩咐一句:“順帶去看看韓誠怎麼樣了,彆讓人發現。”

 

這邊阿暖去領了吩咐去柴房找韓誠,而韓誠卻早已出了木家,現在正站在當鋪門口。

 

韓誠手握一枚吊墜,幾番思量,還是把墜子向當鋪裡的掌櫃遞過去。

 

掌櫃的一看這玉,眼睛裡就冒出精光,隨後上下打量韓誠一身奇怪裝扮,眼珠子提溜轉,說道:“這玉,也就還行,一般貨色,這東西我收了,五十兩銀子在這,你拿走吧。”

 

韓誠聞言冷冷道:“掌櫃的,你莫哄我,這玉你便是二百兩收了都有的大賺。”“你若肯出一百五十兩,這玉便當在你這兒,你若不肯,想必彆家有的是願意做這筆買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